不见儿子我不die!谁来点亮悲情母亲的生命火花(全文)
 
  这是一个不幸的女人:在她身患绝症之后,丈夫恩断义绝,竟然全家集体“失踪”,还带走了被她视为珍宝的2岁儿子,这一走就是6年!
 
 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:在医生宣布她的生命只有3个月后,她顽强地活着,因为她有一个“不见儿子我不die”的坚强信念……
 
  身患绝症,
 
  夫家携幼子集体“失踪”
 
  虽然家境贫苦,但黄贵娥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可是,她没有想到,这幸福有一天会突然从她眼前消失!
 
  黄贵娥是湖南省邵阳县谷洲镇人,1999年,她经人介绍与邻近的马家村小伙陈光明相爱、结婚。2000年5月,她生下了儿子陈文,小名叫文文。黄贵娥陶醉在幸福中,可爱的儿子和疼她的丈夫,就是她生命中的一切……
 
  然而,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了这个曾经恩爱的家庭。2002年刚过完春节,黄贵娥突然觉得腰部疼痛。3月1日,陈光明带着妻子到邵阳市卫校附属医院检查,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――她患上了右肾癌。
 
  陈光明不甘心。3月10日,他带着黄贵娥来到湖南省肿瘤医院复诊。结果医生说黄贵娥已经到了肾癌晚期,需要立即进行手术。
 
  3月19日,当医生打开黄贵娥的腹腔时,却发现巨大的肿瘤连着大动脉,一旦摘除肿瘤,就会造成大出血,可能有生命危险,考虑到她的体质不好,医生不得不中止了手术。一位医生私下里对陈光明说,黄贵娥的生命最多还有3个月……于是,陈光明决定让妻子出院。在妻子住院期间,他偶然听一个病友说,黄贵娥这种肾病有可能传染(事实上不传染)。因此,从省肿瘤医院回家后的第二天,陈光明就将自己和儿子文文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,不再与黄贵娥一起住,也不许文文进入妈妈的房间。
 
  黄贵娥做梦也没有想到,丈夫以及他的家人变脸是如此快。无奈,黄贵娥只好撑着病重的身体自己做饭吃,可是她却连炒菜的力气也没有了。陈光明偶尔也给妻子做做饭菜,但每次都骂骂咧咧,饭一做完,就像避瘟神一样躲开。生病前对自己恩爱有加的丈夫,如今变得像个冷酷的陌生人,黄贵娥的心在滴血,每日以泪洗面……
 
  3个月很快过去了,黄贵娥并没有像陈家人所预期的那样diedie。在他们眼里,她已经是一个累赘了。2002年6月开始,陈家人开始陆续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,黄贵娥预感到他们可能会弃她而去。
 
  黄贵娥的担心并非多余,2002年8月5日晚上,陈光明出去了,从此杳无音信;第二天,陈光明的父母带着文文也失踪了;居住在同一个村的陈光明的爷爷,也同样一去不返……
 
  文文刚“失踪”的那几天,黄贵娥像疯了一样,拄着拐杖到处寻找儿子,多次晕倒在地。邻居见状,心酸地将她扶起送到房间里,安慰她说:“说不定你老公是带着儿子走亲戚去了呢,很快就会回家的。”
 
  可是,黄贵娥却再也没见到丈夫和儿子回过家。从此,家里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,饱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。她的腹部一天比一天肿大,由于没钱治疗,黄贵娥放弃了住院,靠着抓的一些草药,以及“不见到儿子我就不die”的坚强信念,活了下来。白天,黄贵娥独自在床上以泪洗面;晚上,要等到母亲李爱国忙完农活再给她送饭菜来。
 
  之后,黄贵娥的娘家人找遍了湖南各地,但始终一无所获。“陈光明走之前曾经说过,他要带着文文远走高飞,要等我die了之后,他们再带着文文回来。”黄贵娥一想起丈夫恶狠狠的话语,就感到全身冰凉!
 
  泣血问苍天:
 
  孩子啊你到底在哪里
 
  2002年9月,黄贵娥的不幸遭遇,引起了邵阳县妇联等部门的关注,县妇联出面为黄贵娥争取到了无偿法律援助,以涉嫌遗弃罪为由向法院陈光明。但是,由于一直找不到陈光明,法院三个月后不得不裁定此案终止审理。
 
  眼见寻找陈家人无望,黄贵娥的父母只好将她接回家照看。此后,姐姐黄琴等亲人多次凑钱带着她到长沙求医问诊。不知道是药的作用,还是拥有强烈的求生意志,虽然黄贵娥一再被医生宣判die刑,但是她的生命之火却始终没有熄灭。医生除了感叹那些廉价的中草药确有疗效外,只能用奇迹来解释了……
 
  黄贵娥坚定地说:“医生说我活不了多久了,可是我偏偏要活下去,我相信我能活到亲眼见到儿子的那一天!”每次喝中药时,苦涩难闻的药水都让她想呕吐,可她总是仰起脖子逼着自己猛喝。
 
  孩子“失踪”后,黄贵娥曾经留有一张全家福,照片上是她和陈光明、文文三人的合影。每次想孩子时,黄贵娥就会拿出那张照片,细细地抚摸着照片上文文的小脸蛋,喃喃自语地叫着“乖乖宝贝”……
 
  可是,到了2004年,黄琴在一次搬家中不小心将这张照片弄丢了,此后再也没有找到。惟一能看到儿子的照片丢了,黄贵娥像疯了一样,猛地从床上站起来,哭着大叫:“我的儿子,你还我的儿子来!”接着,她就直挺挺地昏倒在地上,家人赶紧为她掐人中,她才苏醒过来。为此,黄琴一直非常内疚,她知道,她无意中弄丢了妹妹最宝贵的东西,那是她的精神寄托呀!
 
  2007年农历5月24日,是文文7岁的生日。一大早,黄贵娥就穿好衣服,靠在床头流泪,“今天是文文的生日,我想我的孩子,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哪里,过得好不好?”黄贵娥提出要父亲扶着她去丈夫家,她要再看看儿子昔日嬉戏玩耍的每一个角落。父亲不忍拒绝女儿,扶着她走出了家门。
 
  从娘家到夫家,不过两公里的距离,她走走停停,从早上一直走到中午。“文文原来最喜欢在这里玩纸飞机了,最喜欢在那里看蚂蚁搬家……”黄贵娥流着泪,艰难地蹲下身子,在文文玩过的每一个地方细细地抚摸着。
 
  黄贵娥的父母心疼女儿,他们听说,癌症病人要时刻保持乐观,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女儿高兴起来呢?于是,他们向亲戚借钱,买了一台彩电摆在她睡的房间。没想到,这台电视机还真的成了黄贵娥的寄托,她每天吃了药后就看电视,最喜欢看的就是少儿频道。每次看到电视里的孩子在蹦蹦跳跳,她就会变得异常兴奋,那些开心的孩子,让她暂时忘却了痛苦……
 
  但是,每次看完节目后,黄贵娥就会想起儿子,默默地坐在床头流泪,“我的文文,现在也应该有这么高了。”她用手比划着。
 
  2008年5月12日,天气晴好,像往常一样,中午时分,黄贵娥缓缓地走到户外的平地晒太阳。刚好这时候,一位妇女牵着一个男孩从旁边的小路上走过,小男孩长得有点像小时候的文文。
 
  “那不是我的文文吗?”黄贵娥一阵惊喜,平时连走路都气喘吁吁的她,那一瞬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竟然一路小跑扑了上去,抱住小男孩就亲,一边亲一边大喊:“文文,我的文文回来啦!”小男孩吓得大哭,当她确信怀中抱的不是朝思暮想的文文时,一下子晕倒在地……
 
  等了整整6年后,黄贵娥终于盼来了一丝希望,只是,这丝希望很快就破灭了。
 
  2008年8月10日晚,黄贵娥的公公带着妻子和大儿子陈光亮突然回到了家乡,随身带着的是他父亲的骨灰。据介绍,他父亲是2007年年底在外地去世的,按照落叶归根的乡俗,他们这次是回家来安葬die者骨灰的。有人说,陈光明好像也回来了,但是在夜色中一晃而过,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 
  听说公公、婆婆回来了,黄贵娥立即想到,陈光明和儿子文文可能也回来了,于是她在姐姐的搀扶下,来到陈家,哭着求他们把文文交出来!
 
  “我一个做母亲的,难道连看一眼儿子的权力都没有吗?”黄贵娥气愤地说。可是,陈家人却一直对黄贵娥不理不睬,更别提说出文文的下落了。
 
  无奈之下,黄贵娥的姐姐黄琴只好向新闻界投诉。镇派出所两名干警来到了陈家进行调查、调解。干警问,这么多年来,陈光明及文文到底去了哪里?陈父一脸无辜的样子说:“陈光明在外地做木工,居无定所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。”陈光亮的说法与父亲如出一辙。整个调解过程中,陈光明的母亲一直没有露面,也没有见到文文的踪影。“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陈光明和文文的下落呢!他们这是在刻意隐瞒。”黄贵娥激动地喘着粗气哭道。
 
  8月14日晚,陈家人竟然连夜消失了。“我的文文啊,你到底在哪里啊?妈妈在die之前想看你一眼啊!”黄贵娥再次哭得昏倒在地……
 
  现在,黄贵娥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。自从生病以来,她的体重已经下降到了100斤,这100斤体重里,还包括腹部一个二十多斤重的大肿瘤,而且肿瘤还在不断增大!一位医生仔细为黄贵娥诊断后表示,她的病并非癌症,可以到北京的大医院治疗。但是,那需要约二十万元治疗费。这么大一笔钱,到哪里去弄呢?黄贵娥和娘家人都很茫然。
 
  在采访时,黄贵娥拉着笔者的手摸了摸她的腹部,那里坚硬如铁。但她却一脸神往地说:“我当年怀着文文时,肚子也有这么大。我实在想儿子了,就抚摸着肚子里的肿瘤,只当是文文在我肚子里还没生下来……”她的话,令在场的人听了都忍不住掉泪。
 
  生命危在旦夕的黄贵娥,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自己的亲生骨肉呢?这个沉重的问号,我们无法给出答案,只希望真的有一天,奇迹能够发生!
 
  (如有知道文文下落、并愿意帮助黄贵娥的热心读者,请与邵阳市妇联联系。)
 
  来源:文秘帮

来源:文秘帮 关键字:不见,儿子,不死,点
本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,立即删除!
履历表(www.lvlibiao.cn)致力于高质量知识类免费分享,持续提供有价值的内容,让知识获取更便捷!

上一篇:2002年,患癌妻子被婆家人抛弃,撑了8年临终前也没见到孩子一面 下一篇:没有了

发表评论